鳳凰徐州新華書店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藝術 > 文學 > 文學 > 宮非宮

      宮非宮
      宮非宮
      • 本店售價:¥24.0元
      • 定價:¥32.0元
      • 折扣:75
      • 作者: 胡嘉樂
      • 出版社: 金城
      • ISBN: 9787515503240
      • 出版日期: 2012.02
      • 開本: 16開
      • 版次: 1
      • 印張: 平裝
      • 字數: 暫無
      • 庫存: 暫時缺貨
    • 購買數量:加入購物車
    •     

    商品詳情


    編輯推薦

      百萬冊暢銷書《青瓷》《紅袖》作者、著名作家浮石女兒,繼明曉溪之后80后旗幟性才女胡嘉樂標志性力作
      不一樣的奇幻穿越,不一樣的情感體驗
      融《夢回大清》的清新幽默與《宮》的唯美時尚于一體
      網絡人氣爆紅之作,兩周點擊量超千萬

    內容簡介

      她被一鍋鏟拍暈從21世紀回到自己迷一樣的前世:她中了“驅魂羅剎”,成了一個失去了記憶的人。她的記憶恢復在兩個男人間展開——一個是紫興國的年輕皇上,一個是藍繽國的公子。三個人之間上演了一場如泣如訴的愛情故事。
      她美貌如花,嬌羞可人。她本是母親為了下蠱復仇的一枚棋子,七歲時,被送進宮中,讓她接近將要繼承皇位的紫沐宸。幼年性格孤僻的紫沐辰無法自拔地愛上這個女孩,于是兩個人相依為命。紫沐宸對她疼愛有加,并為了她放棄了皇位,然而當她的身世被揭開時,紫沐宸決然離她而去。藍子軒也是從小就喜歡上了她,并多年如一日地癡情不悔,即使在紫沐辰棄她而去時依然不改初衷地愛著她。在她山上學醫后苦等三年,并冒著危險將她接到藍繽國。為了她藍子軒在皇位的繼承中屢屢受挫,得知此事后她心存感激,并以自我犧牲成全了藍子軒。盡管母親的陰謀成為眾矢之的,但她一直保持著一顆純真向善、樂觀向上的心。回到紫興國才偶然得知,在她困頓時那個暗中保護她的人正是紫沐辰,于是她毅然決然地踏上了尋找紫沐辰的路……

    作者簡介

      胡嘉樂,女。80末生人。不時自戀,卻也經常自嘲。遇自己之能事非常自負,不盡如人意之時偶爾自卑。從小貫徹的教育是自食其力,平時喜歡自娛自樂。雖然很老套,卻還是愛說:走自己的路,讓別人開車去吧。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部 
      就在我為自己的第十三次相親再次因意外而失敗消極沮喪的時候,一個穿著跟現代社會很不和諧的婦女瞬間竄到了我面前。她的打扮明顯是為了將人的聯想往靈異方面引導,黑色的帶帽袍子遮住了她的頭發,臉上畫滿奇怪的圖騰,幾串狼牙的項鏈歪歪扭扭地掛在她的脖子上。還不待我說話,她瞬間抓住我的左手說:“姑娘要不要做一次摸骨算命?”
      我以前從來不信這種東西,但是最近我不止一次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從小就被什么損姻緣的小鬼糾纏上了,至今快30歲的年齡居然連一次戀愛經驗都沒有。想來我還一直覺得自己很優秀,長得水靈,人也樂觀,老老實實,本本分分,除了平時稍微好吃懶做一點。于是我懷疑對自己的審美不客觀,但是身邊很多同性朋友都真情疾呼我絕對是個有魅力的可愛小女人。但眼看我快成可愛老女人了,居然還是沒有一個男人發現我的魅力!于是,刻意去相親,好死乞白賴準備用盡渾身解數促成一樁婚事,沒想到連續相親十三次,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居然沒有一次是成功的!
      難道我真的就是孤老命?豁出去用迷信解釋給自己一個答案好了,我大義凜然地對那神婆說:“你摸吧!”
        神婆摸摸我的手指,又摸摸我的手掌,表情嚴肅得讓我很忐忑。我看她半天不給結論便有點警惕地問:“不會是給完錢你才會說什么吧?”神婆不屑地刮我一個白眼說:“不要拿錢財那種身外之物來羞辱我。”然后她繼續表情嚴肅地用她那雙不太柔和的手摩挲起我的左掌來,“前世沒有完成的情緣,會糾纏到后世來的。你現在的靈魂不該屈居在你現在的肉體里。”我有點懵地分析她的話:“你的意思是我的肉體和靈魂不匹配?”她慎重地點點頭:“你前世強烈的命運牽絆還沒有完成,所以你的靈魂還匹配不了今世的肉體。”
      我沉默兩分鐘之后有點不屑地問道:“不會是在這里引誘我穿越吧。”神婆突然眼睛放光,說道:“正是!”我更加不屑地說:“前幾日我有一個朋友剛剛穿走,這幾日另一個同學正在準備穿越,那我是不是有機會跟他組個團一起穿去哪里玩玩,還可以有一個照應啊?”神婆自動屏蔽掉我的廢話說道:“愛恨情仇或許都是大同小異,但每個人的命理不同,遇見的對象不同;做的事情或許不過都是吃喝住行,但每個人處理事情的態度不同,難道唯一的你真的不想回去看看你唯一的命理到底是什么脈絡走向嗎?”
      唯一的命理?唯一的我牽絆住的是唯一的誰呢?
      我還沉醉在思緒中的時候,神婆有點不耐煩地問:“你想好了沒有?”我詫異地問:“如果想好了現在就能穿?”神婆驕傲地說:“那當然!”我感嘆:“真神奇!”神婆不以為然地說:“現在穿越產業遍地生花,我只有保證了高效高速的穿越模式才能保證自己成為這個產業的精英嘛!”我再次感嘆說:“哇!那你留個電話,下次我同學要穿越了聯系你啊。”神婆無語地翻翻白眼,咬牙切齒地說:“你到底……穿不穿?”我屏氣凝神地說:“好吧,那來吧……”
      話音剛落,只見神婆從背后掏出一個平底鐵鍋對著我的腦袋毫不留情地劈來,我甚至都沒有聽見自己喊叫就扎扎實實地墜入一片黑暗中,然后整個肉體和精神在黑暗中第一次達到難得的和諧統一……疼!巨疼!
      ……